市委书记落马背后:用央企之名敛财 关联神秘商人曾举报史文清震动江西官场

时间:2022-06-06 13:30       来源: www.dfljcy.com

(图2)

这表明,无论混改之前还是之后,宋添秀都是中汽森泽的最后受益人。但8年来,中汽森泽却从未向外面宣告这一事实,一直以央企示人。

迟至2019年十月,森泽商贸城公司因一则房产广告向高安市民发表公开《致歉声明》,声明中仍然声称:“中汽森泽作为一家有责任有担当的央企,自亮相高安以来,一直很重视公众形象。”

2015年中汽森泽商贸物流产业园项目报批之时,袁和庚还是高安市市长。有高安官员向记者透露,项目立项时,时任高安市委书记聂智胜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并不认可立项。“袁和庚绕过了书记,擅自做主”。

记者由此致电聂智胜求证,但聂智胜表示早已不在高安任职,不便发表建议。2016年7月,聂智胜调离高安,袁和庚接任高安市委书记。

而在中汽森泽落地高安的这一年,中央已经明确禁止非地产主业的央企从事房产开发。中汽零间接持有有关项目公司股权比率只有百分之一,从股权结构上绕开了这一禁令。

幕后神秘商人温杭州

上文写到,中汽森泽三家主体开发公司,追溯到最后的股权持有者,是一家2013年9月在北京注册成立的公司——北京宏家棋腾。而北京宏家棋腾100%的股权,由一名叫“宋添秀”的自然人持有。

尽管宋添秀是中汽森泽这个高安“一号工程”的最后所有人,但高安人几乎无人听说过这个名字。在高安主理森泽事务的,主如果温氏家族成员——温贤权、温佳艺,熊贤春等人。

其中熊贤春担任中汽森泽旗下两家企业的法人代表,温佳艺担任两家企业的总裁。

记者获知,上述职员只不过温氏家族在高安的加盟人,真的森泽的实质控制人,则是宋添秀的老公——温杭州。

2017年,北京宏家棋腾为宋添秀雇用的一名司机,因劳务纠纷将北京宏家棋腾告上了法院。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透露了宋添秀是一名女人,她的老公名为温杭州。

图片出处: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京02民终12521号

温杭州又是哪个?作为中汽森泽背后真的的老板,高安市少有人了解此人。

更少有人了解的是,温杭州还有一个名字,叫温和魁,而温和魁正是将江西副省级干部史文清拉下马的企业家之一。

2019年12月,一篇媒体文章《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将江西原人大副主任、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向企业家索贿的行径公之于众。江西赣州商人温和魁向媒体展示了被史文清索贿1亿多元的有关证据。

据接触过2019年末举报史文清索贿材料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了解温和魁即是温杭州,是由于当时温和魁举报时提供的身份信息,显示举报人真实名字并不是其自称的“温和魁”,真名为“温杭州”——在有关材料中,温和魁提供的部分书证显示其签名为:温杭州。

上述公开举报史文清的材料显示,“温和魁”自称,因2011年在江西赣州投资了一个省重点基建项目,2012年4月至十月,被史文清先后索贿逾亿元。

举报材料还显示,2015年至2018年,“温和魁”继续被史文清索贿超亿元。不过,据公开履历资料,史文清2015年2月已经调离赣州,赴任江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记者致电温杭州,对于宋添秀是不是是其老婆的提问,温杭州没表示否定。

前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2019年末,当时温杭州在举报史文清之时,曾跟人透露过他在江西宜春有一份汽运城产业。

在记者问及中汽森泽三家项目主体公司是不是为央企时,温杭州回答说:“我混改了40.5%的股权,如何不是央企呢?”

业内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北京宏家棋腾参与了中汽零的混改,并不是北京宏家棋腾的私企身份变身为央企,更不可以代表北京宏家棋腾间接控股的中汽森泽可以称为央企。“即使参与中汽零的混改,也是2020年的事情了”。

记者问及中汽森泽的股权是不是99%由北京宏家棋腾公司持有些问题时,温杭州让记者自己去查公开信息,但对于记者依据公开途径查看到的股权结构信息的准确性时,温杭州予以不承认。温杭州说:“你看到的这个是不对的吧。”

从股权结构图来看,三家里汽森泽主体企业的大股东就是中汽高安(深圳)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如图1所示,该合伙企业持股三家主体公司90%股权)。

天眼查系统显示,这家合伙企业99%的出资人(LP),为北京宏家棋腾。而中汽0成本管理公司,作为这家合伙企业的GP(管理人,持股1%)。

据2019年举报时提供的信息,“温和魁”为江西赣州宁都人。知情人士透露,他从赣州来到宜春之后经人介绍结识了袁和庚。

依据天眼查查看到的信息,温杭州在赣州的产业最早开始于2002年,彼时温杭州在赣州注册了一家公司,名为赣州鸿景房产开发公司,该公司于2006年12月被吊销,现在仍然处于未注销的状况。

从公开资料来看,温杭州自2009年起,将其业务重心转入江西宜春和北京两地。

温杭州最早来到宜春,是在2009年,彼时温杭州在宜春奉新县成立了一家公司——江西赣源矿业公司,意图拿下该县仰山乡的一处锂矿资源。

据奉新县一名官员回忆,“他的叫价没其他人高,但公司刚成立就参加拍卖,所有资格、手续办理得非常快。”

2010年,温杭州在北京设立北京森洲置业股份公司,该公司名下没公开拿地信息。

公开信息显示,除北京森洲置业公司外,温杭州在北京非常重要的布局,便是北京宏家棋腾。这家公司不只持有中汽森泽绝大多数股权,还深度绑定了带有“中汽零”名号的几家公司股权。

2012年,中汽零在天津组建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公司(GP公司)——中汽0成本管理公司(下称:中汽零投),北京宏家棋腾作为发起人持股比率为20%。宋添秀任该公司董事。公开信息显示,中汽零投的管理规模为5亿-10亿元。

中汽零投现在管理三只基金。其中一只正是中汽森泽三家主体公司持股90%的合伙企业。

温杭州夫妇名下的北京宏家棋腾公司,参与到中汽零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在2020年。混改之前,中汽零由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公司、中国金谷国际信托公司、国机智能科技公司持股。

2020年7月,伴随中国金谷国际信托公司责任退出股份、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公司出售部分股份,北京锦上添花投资集团公司、北京宏家棋腾两家私人企业进入,成为中汽零的新进股东。

其中,北京宏家棋腾持股40.5%,一举成为中汽零单一最大股东。温杭州也随后成为了中汽零的副董事长。

天眼查系统显示,2022年1月,混改后的中汽零,被列为“被实行人”,截至记者发稿,这一记录仍未消除。该被实行案件的原告是江西赣州章贡区人民政府,被实行标的为1.83亿元。

产业未建,违约先开发房产

高安市,地处江西中部,距离省城南昌只有60公里,市域经济以建筑陶瓷、货运汽车、机械光电为主导产业。境内人口80万左右,为江西辖县级市,划归宜春代管。2021年人均GDP超越6万元,在宜春辖区内,高安市是经济和居民生活质量进步水平较高的区域。

高安市引入中汽森泽,本意带动货运物流产业进步。但中汽森泽一拿到地,就开始开发房产。

上述三家里汽森泽项目主体公司中,虽然是森泽物流城公司先注册,先拿地,但更先开始运作的,却是森泽商贸城公司。

天眼查土地公示记录显示,森泽商贸城公司在高安获得的第一块土地,于2015年9月获得。

仅仅一年后,这家公司开发的“森泽国际商贸城”一期共15栋,其中实体门店469间获得预售证,于2015年6月开始发售。一期房子价格最实惠的也要4、五千一平米。

“违反了跟政府的协议。当时的协议是需要先做产业,再开发房产,没想到刚开始他们就开发了房产。”一名知道内情的宜春官员告诉记者,

(图1)

图示1显示,中汽零对中汽高安投资进步公司的持股比率为10%,而后者持有三家项目主体企业的股权比率,也只有10%。这也意味着,中汽零真的持有三家主体企业的股权比率只有1%(10%*10%)。

中汽森泽这三家项目公司,与为三家项目公司而成立的两家持股企业的上层股权结构,从成立刚开始到今天,没变更过。

中汽零混改之前,股权穿透后,自然人宋添秀通过各条持股路径共持有中汽森泽90%的最后受益权。中汽零混改之后,天眼查系统显示,股权穿透后,宋添秀通过8条间接持股路径,合计对中汽森泽三家主体企业的最后权益,持有比率扩大到98.63%。

5月初,江西宜春人民政府党组成员、二级巡视员袁和庚被江西纪委监委带走调查。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信源处获悉,袁和庚被查,来自于其在江西高安市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本人及其家族成员长期插手当地基建工程,并卷入与多名商人的利益关系。

权威信源透露,袁和庚的司机家里被查抄出巨额现金。现在这名司机已经被宜春纪委带走调查。另外,据记者知道,袁和庚的外甥与一名姻亲亲属也一并被带走调查。

上述权威人士告诉记者,袁和庚借助手中权力垄断高安市国、省道的水泥、钢筋、混泥土提供,以致工程建设成本远远超出了相同种类公路和大桥。“仅高安大道2.6公里的道路,就花费了1.8亿修建;高安大桥的修建,也花费了1.6亿”。

另外,记者调查获悉,袁和庚在高安市历时九年的仕途历程中,一直与一些商人维持长期的密切关系。因与宜春区域以外,甚至江西外的人脉相连,袁和庚擅长收买所谓“央企”,以央企之名为幌子,实则与私企联合在高安套取利益。

2014年,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公司(下称“中汽零”)作为央企中国机械工业集团的下属子公司来到高安,联合高安市政府塑造中汽高安森泽汽车商贸物流产业园项目(下称“中汽森泽”)。作为高安市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这一项目总体规划2万亩,被列为江西重点项目。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以央企之名获得项目立项和审批后,真的落地高安的项目公司,与有关央企只有“一毛钱“关系——中汽森泽在高安的三家项目主体,中汽零只间接持有其1%的股份。

而这三家主体项目公司,穿透股权最后持有人,持股近99%的,为一名女人自然人。记者继续调查发现,这名女人的背后,又是一名神秘的温姓赣州商人。

2019年年末,这名赣州商人曾化名举报江西原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史文清,状告史向其巨额索贿,史文清遂被中纪委查办。此事震动江西官场。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这名温姓商人当年在江西真的值钱的产业,并不是在赣州,而是坐落于江西高安市的这个汽贸物流产业园和商贸城项目。这一项目的获得,与在高安市8年的运作过程中,袁和庚深涉其中,甚至在高安当地官场,该项目到底是哪个的,已经面目不清。

2020年,温姓商人参与中汽零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一举成为中汽零第一大单一持股股东。混改之前,温氏家族持有中汽森泽旗下经营主体90%的最后受益权;混改之后,温氏家族持有中汽森泽的权益扩大到98.63%。

土地“二道贩子“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中汽森泽的项目公司,从招拍挂拿到的一些产业用地,等不及开发就出售了。

记者综合天眼查系统“地块公示”栏目,与江西自然资源厅网站公开的数据统计,2015年至2019年,森泽商贸城公司和森泽物流城公司,在高安市一级土地市场通过招拍挂拿地20余幅,合计拿地面积约2800余亩。拿地时间集中在2015年至2017年。

“他拿到政府的土地,(有的)一下子就转卖掉了。原来需要是成片开发,不可以分包分割的,他就直接分割了。甚至还直接加价高卖赚取差价。有知情人士对记者称。

“在森泽大道以北,米州大道以东,从桃源物流那边开始,那一排,(好多)都是(森泽)出售出去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从高安市政府有关人士处获得的土地出售登记信息,佐证了上述知情人士的说法。

2018年9、十月左右,在高安货运汽车产业基地,从森泽物流城公司手中获转土地的基地内企业,据不完全统计有7家。

分别是:高安市常*汽车贸易公司、江西宜春***物资提供有限责任公司、高安市鑫*汽车贸易公司、高安市诚*汽车服务公司、宜春万*车辆销售服务公司、高安市瑞*汽贸公司、江西桃*物流公司。

高安市2018年发改委发布的一系列文件也侧面佐证,上述几家公司在该产业园购置了地块。记者选取其中一家名字为高安市常*汽车贸易公司的发改委批文列示:

上述七家获得地块出售的公司中,记者摘录了其中两家获得较大地块的出售信息:

2018年十月15日土地用权登记,高安市常*汽车贸易公司,土地面积31022.77平方米,出售价16826769元 ;

2018年9月20日土地用权登记,江西宜春***物资提供有限责任公司,土地面积39988平方米,出售价21536640元。

据记者从高安市政府人士处获得的上述土地出售登记信息统计,于2018年9、十月出售的这批土地,合计为286929.8平方米,合计出售约430亩,出售总价合计为155694420元,平均每亩单价为36.21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森泽物流城公司自2015年1月,至2019年8月陆续拍下14幅地块的用法权,合计面积为1652亩。

这14幅土地的性质,有一块为仓储用地,其余均为其他商服用地。天眼查的地块公示信息显示,仓储地块的拿地成交价约为8万元/亩,商服用地拿地的亩单价在17万至31万元之间,按加权平均来计算,商服用地拿地均价为21.84万元。

按此商服用地从一级市场的拿地加权均价计算,森泽物流城公司出售给下家的土地差价,约在十几万元每亩。

“不止,森泽实质拿地价一定比公示的价格要低。”有知道出售状况的高安土地部门官员告诉记者。

从高安市政府关于货运基地招商状况的文件,与高安市政府发改委的有关文件来看,在高安货运产业基地,中汽森泽饰演了一个像“招商和土地的二道贩子”的角色。

对于从一级市场以出让方法获得土地用权的企业,后期再出售土地时,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

依据《城市房产管理法》,以出让方法获得土地用权的企业,出售房产时,至少要满足首要条件条件之一——完成开发投资总额的25%以上。

落到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对于国有土地建设的投资强度,在《城市房产管理法》的基础上,各地又有各自的规定。譬如,江西国有土地建设的投资强度,由江西自然资源厅(原国土地资源厅)做出具体规定。

依据《江西建设用地指标(2018版)》规定,28个工业行业类别平均投资强度每亩需要达到232万元。2011版工业行业类平均投资强度也需要达到每亩185万元。

多名熟知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上述出售的土地并没达到规定的投资强度,甚至以净地的形式就出售了。“一定没开发(就出售),”高安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王佑强律师对记者剖析称,国家对土地出售的规定很严格。《城市房产管理法》、《刑法》、《土地管理法推行条例》等均对此有明确的规定。

“企业从政府出让获得土地用权,肯定是对政府的产业规划和投资有所承诺的,假如没达成当初的产业引资承诺,就分割出售出去,接手方对政府又没义务,那政府产业规划的初衷又怎么样保证?假如这其中涉及非法交易土地,违法获利超越50万的可以入刑。“王佑强律师表示。

据记者知道,中汽森泽的土地问题,高安当地反映非常大,省级主管部门亦有所关注,在袁和庚与森泽背后老板的运作下,一直“被捂着“。一位退休的土地官员向记者透露,其实中汽森泽的土地问题,“省里早已有所关注,每年审计厅下来换审,土地审计这一块,森泽的土地流转资料是被调获得最多的。”

另外,多名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在中汽森泽物流城的产业园区内,园区道路建设的初始规定是:12米至24米宽的道路,由中汽森泽公司负责修建;超越24米宽度的道路,由市政府安排修建。但实质实行中,这个需要被更改了。“他们打了个协议的擦边球,最后园区内所有些道路都变成了24米宽的规划,如此森泽公司又省下一大笔钱。”

“不少人(官员)虽然反对,但也是敢怒不敢言。”上述知情人士称。

5月初,袁和庚被省纪委调查的消息宣布后,高安市民间流传着一首打油诗,诗中特别提到了森泽商贸城。“中汽森泽商贸城,搞得百姓气死人。高安房地产高富帅,整个宜春它最贵。”

2017年森泽商贸城一期交房。

2017年,正是中国3、四线城市房产爆发的年景。主攻三四线城市的碧桂园,在这一年达成了跨越式进步,合同销售额由上一年的3000亿元人民币,疯涨至5500元亿人民币,接近翻倍。而森泽商贸城一期商铺在这一年也同样卖得热门。

不过,森泽商贸城一期交房后,业主们发现房子水平问题紧急,墙面被业主起名字为“纸皮墙”。多家业主联名投诉森泽一期房子水平问题。到今天,网络上仍然能找到反映森泽商贸城一期房子水平的视频。

据高安一名当时处置此次购房者集体投诉房子水平问题的官员回忆,“当时为了这个事件(房子水平投诉),建了两个微信群,每一个微信群500人不到,所以估计至少有几百户的业主投诉。然后有老俵们去调查,发现工程的分包负责人有袁和庚的近亲属。当时忌惮于袁的权势,事情就被冷处置了。“

不止一位知道内情的人士透露,在中汽森泽的项目管理、建设过程中,隐现袁和庚多名近亲属及其司机,中汽森泽到底是哪个?已经面目不清。

尽管彼时开发和发售第一期项目已经违反了与高安市政府“先做产业,后做房产”的协议,但利益的车轮碾压着非议,2018年2月,商贸城二期继续开售。

据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参与森泽工程的有一名袁和庚的外甥,在高安人称“余胖子”。不止是森泽的工程,“余胖子”还承接了很多高安市商业、住宅等地产的消防工程,与市政的绿化工程。譬如,“在高安大道两边的广告牌、绿化什么的,其实工程量并不大,按600万结算了给他。合法的园林绿化企业价格比这个低多了。”

而袁和庚的司机,亦系袁的近亲,“姓徐,姑表亲,高安有好多人帮他司机承揽工程”。该知情人士表示,姓徐的司机还借助袁的关系,在高安的各乡镇与机关单位高价兜售其采购的红酒。

此外,多名高安官员反映,袁的司机、家族成员与朋友,也是袁买官卖官的“中介”。“大家当地叫‘卖帽子’,一个镇党委书记(的职位),卖到30到50万元,一些好的地方的一把手(职位),都是卖到上百万的。”

以央企之名

“十万大军跑全国,有路就有高安车”。高安人用勤奋和耐力收获了“中国物流汽运之都“这个名声。

2014年,彼时还未混改的央企中汽零来到高安。至少从表面上看来,中汽零的主营业务与高安的“物流汽运之都”的定位,看起来风韵吻合。

这之后,袁和庚在任高安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中汽森泽是高安的“一号工程”。

中汽森泽来到高安最早是那一年的是2014年5月。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在前期招商引资洽谈过程中都是中汽零牵头。但落到签署协议的时候,签约方忽然就变成了主要股份由私人持股的几家项目公司。

落定高安的三家项目公司,分别为中汽高安森泽物流城开发公司(下称“森泽物流城公司”)、中汽高安森泽商贸城开发公司(下称“森泽商贸城公司”)、中汽森泽置业公司。三家公司创建时间分别为:2014年8月、2015年5月、2015年4月。主要运作的主体,则是前两家公司。

天眼查列示的公开信息显示,三家企业的上层持股构造完全一致,均由两家法人持股:中汽高安(深圳)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股90%;中汽高安投资进步公司持股10%。

持股90%的这家合伙企业,其99%的份额,由一家名字为北京宏家棋腾公司(下称“北京宏家棋腾”)的企业持有。

以下图示1所示,为中汽森泽三家项目主体企业的持股构造图(2020年中汽零混改后)。

« 上一篇:证券日报头版:超预期积极原因正在集聚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