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大豆USD”对弥补债务缺口成效几何?

时间:2022-09-16 15:49       来源: www.hailongfushi.com

当地时间9月14日,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阿根廷今年前8个月累计通胀率为56.4%。数据显示,在截到今天年8月的12个月里,阿根廷累计通胀率达78.5%,创1991年以来最高水平。

在通胀持续高企的同时,通胀预期也在升温。阿根廷央行9月9日发布的市场预期调查报告指出,2022年阿根廷累计通胀率预计达95%,较上月预期上调4.8个百分点,为连续6个月上调全年通胀预期。

为抑制通胀,阿根廷央行今年以来已连续8次加息,上调基准利率至69.5%。现在,市场常见预计阿根廷央行在下一次议息会议上仍将大幅度加息。这一判断依据之一来自于:阿根廷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3月达成的债务重组协议承诺保持实质利率为正。除此之外,依据协议,阿根廷还需达成2022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2.5%、支持全年58亿USD的外汇储备积累等目的。

为了飞速回笼USD、充实外汇储备,阿根廷政府上周围绕大豆拟定了打折汇率,使得大豆出口商可以以1USD兑200比索的价格进行结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关于大豆的打折汇率能够帮助缓解农民惜售与大豆出口商延迟结汇的问题,从而增加阿根廷政府持有些USD。

受新的汇率政策提振,截至9月7日当周,阿根廷农民售出的大豆几乎是此前一周的8倍。

中诚信国际主权剖析师王家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针对大豆出口的新汇兑政策创建了所谓的“大豆USD”,对提振阿根廷出口、增加外汇储备起到肯定的积极推动作用,短期内能够帮助增加政府流动性资金。不过,长期来看,阿根廷面临外汇储备不足的挑战。截至2022年首季,阿根廷外债总额为2744亿USD,而其外汇储备仅为428亿USD,该政策对于弥补债务缺口有哪些用途较有限。

“大豆USD”政策影响几何

据阿根廷农业部统计,阿根廷有超越40%的耕地被用于种植大豆,大豆、豆油、豆粕的出口总值占全国出口总值的比率超20%。阿根廷大豆出口占其总出口的98%左右。2021年,阿根廷大豆出口额达215亿USD。阿根廷政府对大豆征收33%的出口税,使大豆成为该国税收和外汇储备的要紧出处。

近段时间,俄乌冲突叠加Supply chain问题致使大宗产品价格强势运行,带动拉美区域大宗产品出口国达成超预期复苏,出口收入和财政情况有所改变。年初以来,阿根廷农商品累计出口创汇256.96亿USD,同比增长10%, 创历史新高。出口企业获得的外汇将直接进入阿根廷央行系统,并由央行按官方汇率结汇。汇兑政策将遵照自愿原则,决定加入自愿规范的出口商将获得额外的税收打折。

上周,阿根廷经济部长马萨宣布对该国大豆出口商实行特别汇率,大豆出口商可以以1USD兑200比索的价格进行结汇。马萨称,大豆出口商已与政府达成共识,将在9月供应至少50亿USD大豆。

王家璐对记者称,阿根廷针对大豆出口的新汇兑政策创建了所谓的“大豆USD”,对提振大豆出口、增加外汇储备起到肯定的积极推动作用,短期内能够帮助增加政府流动性资金。

“大豆出口是阿根廷换取USD的最主要出处之一。”孙岩峰表示,目前,阿根廷USD外汇储备接近枯竭的状况下,大豆USD对于阿根廷政府十分要紧。因此,马萨就任新经济部长后,将目光对准大豆,通过远超越官方汇率的高价格推进或者说刺激大豆USD飞速结汇。此前,阿根廷大豆出口商需以1USD兑90比索的价格进行结汇,而黑市汇率高达1USD兑300比索左右,加之出口商需缴纳33%的预扣税,从而致使今年大多数时间大豆出口商不想进行外汇结汇。

应该注意的是,新的汇兑政策生效期自9月5日至9月30日。孙岩峰觉得,政策之所以偏短期主要考虑两方面原因:一是假如政策长期实行,会致使市场形成官方汇率会被黑市汇率取而代之的心理预期,从而致使阿根廷政府稳定汇率的举措“付之东流”,加剧金融市场的混乱。二是阿根廷左翼政府与农牧业集团之间存在利益博弈,为保障长期的约束和牵制,政策利好总是偏短期。

债务违约风险有所缓和?

一个国家的外债占外储的比重是衡量其偿债重压的指标之一。截至2021年年末,阿根廷外债为2700亿USD,占GDP比重约为58%,但外汇储备仅为431.2亿USD,外债占外汇储备的比值高达6.26倍,远超国际警戒线。

王家璐对记者称,阿根廷资本项目开放度高,常常项目长期处于逆差状况。2010年以来,阿根廷常常竞价推广账户持续呈现逆差,外国直接投资的净流入弥补了部分缺口。阿根廷外债攀升较快并且外汇储备薄弱,而很多债务以USD、欧元计价,使得其外部平衡十分脆弱。

客观上,阿根廷面临的偿债重压并不是短期问题。孙岩峰觉得,从现在形势来看,其债务违约风险有所缓和。此前,阿根廷1个月更换了三任经济部长,对市场信心形成打击,加以外储耗尽,该国能否按期偿还债务的担心上升,由债务违约引发金融动荡进而引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达到高点。随着马萨就任阿根廷经济部长,获得国际金融机构支持,市场情绪从7月悲观中有所回升。

9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会见了阿根廷经济部长马萨,就阿根廷脆弱的经济和社会形势与遭到复杂的全球经济形势影响交换了建议。

9月6日,美洲开发银行行长卡罗内和阿根廷经济部长马萨举行了会晤,讨论了该行支持阿根廷所做的持续努力。美洲开发银行将在9月提供7亿USD的特别进步贷款一揽子计划与5亿USD的政策性贷款。会议期间,卡罗内行长和马萨部长还讨论了签署美洲开发银行董事会已批准的另外8项贷款前的最后步骤,贷款总额为12.08亿USD。

在王家璐看来,目前获得国际机构借款对于解决阿根廷目前的债务困境具备积极意义,但应该注意的是,与过去紧缩周期相比,此轮发达经济体加息更为激进,由此而来的长期借款本钱上涨与筹资环境的收紧,将对阿根廷的债务管理和外汇获得能力带来愈加严峻的挑战。因为阿根廷的财政及对外偿付风险非常高,解决“债务可持续”问题是阿根廷政府需要面对的要紧难点。“长期来看,调整产业结构、提高经济的内在增长力、加大规范建设是阿根廷达成经济可持续进步的必经的道路。”

« 上一篇:欠薪、亏损、关店,初代国时尚泪2022
» 下一篇:没有了